看手里还有没有保底月票有就别浪费了呀快投天

万家彩票APP网址 2018-11-11 09:04 阅读()
 在包厢里面,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苏锐并没有接话,而是用肢体语言回答了她。
 
    林傲雪感觉到自己牛仔裤的扣子似乎都被要被某人解;;;;小说 .+.开了。
 
    电影都还没开始放映呢,就这么动手动脚的了,那还得了?电影还看不看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这电影讲的什么内容他们完完全全的不知道,这宽大的二人沙发变成了另外一片战场。
 
    又是一种非同一般的刺激,这种刺激感觉不同于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前,而是有着另外一种感觉。
 
    就像是在别人的眼皮子地下偷偷的做坏事一样。
 
    不得不说,林傲雪真的已经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甚至,她对此已经有了一种期待。
 
    至此,一个从小到大的超级学霸乖乖女,已经被苏锐彻彻底底的“带坏”了。
 
    “是不是很舒服?”苏锐笑眯眯的问道。
 
    林傲雪没有回答,她窝在苏锐的怀里面,满脸红晕,就连肌肤之上都泛着淡淡的红色,看起来十分诱人。
 
    “送我回家,然后你去找谷若柳好好的谈一谈吧。”林傲雪说道。
 
    这一场电影算是白看了,连男女主角是谁都没记住。
 
    “这大晚上的,你让我去找你的女下属聊天,会不会不太方便?”苏锐轻轻的掐了林傲雪的纤腰一下:“你这是在把你的男人往外面推啊。”
 
    林傲雪当然想要让苏锐搂着自己睡个觉,但是她也觉得谷若柳似乎有点不太正常,这个女下属毕竟一直都十分得力,从康城投资到必康市场部,各项业绩都堪称彪炳,林傲雪并不想看到这样的得力干将出状况,于是说道:“辛苦你了,去一趟看看吧。”
 
    苏锐想了一下,说道:“她万一给我下药怎么办?”
 
    “我看你就在期待这种事情吧?”林傲雪掐了苏锐一下,然后翻身上来:“为了防止你发生这种事情,那就再来一次。”
 
    这明显是要在苏锐走之前把他给榨干的节奏了。
 
    苏锐惊奇的问道:“你还行吗?”
 
    林傲雪的语调挑高:“你还行吗?”
 
    虽然语言内容一样,但是林傲雪的语气之中却充满了“挑衅”。
 
    苏锐乐了,他还真就吃林傲雪这一套,你不是激将我么?那么好,看看谁会先受不了来求饶!
 
    一个半小时之后,苏锐和林傲雪才走出了观影包厢。
 
    所有的影院工作人员都用一种非常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
 
    之前苏锐所询问的那个服务生也是如此,一脸的意味深长。
 
    林傲雪俏脸通红:“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们?”
 
    她还有点纳闷,不是说没有摄像头的吗?这些人难道看到了他们两人在里面做了些什么?那还得了啊?
 
    苏锐的脸皮比较厚,倒是对别人的异样注视完全的不以为意,而是笑呵呵的说道:“本来两个小时的电影,我们愣是在里面呆了四个小时才出来,傻子也能猜出来我们究竟在里面做些什么了。”
 
    林傲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一路上,林傲雪都红着脸不说话,苏锐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是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林傲雪从此以后是绝对不会再到这间电影院来了。
 
    把林傲雪送回了家,苏锐便给谷若柳打了个电话。
 
    “谷大总监,睡了吗?”苏锐说道,看了看表,此时已经是十二点钟了。
 
    “我在家,还没睡。”谷若柳说道。
 
    “找个地方见个面吧。”苏锐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他能够听得出来,谷若柳的声音并不是很有力气。
 
    “你来我家吧,我把地址给你。”谷若柳说道。
 
    “大晚上的,去你家?”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你过来吧,没问题的。”谷若柳说道:“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
 
    苏锐想想也是,对方反正不能像秦悦然那样给自己下药吧?反正到她家之后不吃东西不喝水不就行了?
 
    不得不说,苏锐真的是被迫害的有阴影了,这都得了受迫害妄想症了。
 
    依着谷若柳给出的地址,苏锐一路来到了她的家。
 
    这是宁海的高档小区,以视野好而出名,从这里透过客厅的落地玻璃,可以看见市中心的所有繁华。
 
    那么大的房子,要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住在一起,倒很是温馨而舒适,可如果这里只有一个单身女人住着,似乎孤独的意味就更强烈了一些。在这秋天时节,那所谓的美丽夜景带来的也都是萧索之感。
 
    谷若柳的房子在顶楼,这里也只有顶楼是“二加一”式的别墅,两层别墅配合着一层阁楼,颇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由此可见,谷若柳真的不缺钱,这一套房子可以说是整个小区里面最贵的之一,甩出去就是天价。
 
    苏锐敲了敲门,而后谷若柳便穿着一身睡衣打开了门。
 
    白色的长袖睡裙,把她的身材曲线极为贴切的表现了出来。
 
    她的头发还是微微潮湿着,显然刚洗过澡没多久。
 
    “睡这么晚对皮肤可不好。”苏锐笑着走进来。
 
    谷若柳弯腰给苏锐找了一双客用拖鞋,只是在她弯下腰的一瞬间,苏锐不小心透过了她的领口看到了不该看到的风景。
 
    他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还要壮观许多。
 
    “喝点什么?”谷若柳走到了酒柜前边:“我这里什么酒都有。”
 
    一听到要喝什么,苏锐便拒绝了:“我什么也不喝,咱们有话直说吧。”
 
    这个时候的苏锐真的还在提防着,生怕谷若柳给他下药呢。
 
    “随便喝点吧。”谷若柳拆了一瓶红酒,倒了两杯,端到了苏锐的跟前。
 
    然后她也在苏锐的身边坐了下来,洗发水残留的香气传进了苏锐的鼻子里面,弄的他的心有些不太平静。
 
    苏锐并没有去动桌子上面的红酒,而是说道:“咱们有话不妨直说,谷总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谷若柳并没有立刻答话,而是话锋一转:“这里不是公司,你叫我若柳好了,实在不行,叫我若柳姐也没问题。”
 
    “行,若柳姐。”
 
    苏锐这么喊了一声,都觉得自己有点牙酸。
 
    “我想让你去东洋帮我,是因为我实在找不到靠谱的男人。”谷若柳的眸光低垂,抿了一口红酒,说道。
 
    “天底下靠谱的男人可多了去了,我还真的属于那种挺不靠谱的。”苏锐这句话表明他还是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难能可贵呀。
 
    “这一点我知道,但是在我看来,真的没有人比你更适合陪我一起去。”谷若柳端起酒杯,想要和苏锐碰一碰杯,然而后者却完全没有端起酒杯的意思,弄的谷若柳的手悬停在半空之中,好不尴尬。
 
    她笑了笑,然后把酒杯重新的放了回去。
 
    “我们有话可以直说,不必弯弯绕绕。”苏锐说道。
 
    “我母亲是东洋人。”谷若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苏锐听了,大感意外:“你母亲是东洋人?”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真的震撼到了苏锐。
 
    毕竟谷家还算是比较有名的,尤其是在古玩界和收藏界,谷家的名气可一直都挺大的,光是旗下的那几家拍卖行,所能够换算的价值就已经不可估量了,而此时谷若柳居然说她的母亲是东洋人?
 
    苏锐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消息。
 
    “我说的是真的,我这次去东洋谈业务,就是想要顺便见一见我的母亲。”谷若柳说道:“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见到她了。”
 
    “什么意思?二十多年没有见到你母亲了?”苏锐算了一下谷若柳的年龄:“那岂不是在你还只有几岁的时候,她就已经离开了?”
 
    “是的,就是这样。”谷若柳说道:“婉儿虽然是我的妹妹,但却是同父异母。”
 
    “可是你之前说……”
 
    “对外人当然这么说,我母亲的存在是让谷家非常难堪的一件事情,因此对外必须要统一口径的。可具体是什么事情,也只有我们自己人才知道的。”
 
    “你详细和我说说吧。”苏锐眯了眯眼睛。
 
    他完全没想到,在谷若柳的身上,居然会有这么一重秘密。
 
    怪不得之前宇都巾夜说谷若柳可能在东洋呆过,原来她有个身在东洋的母亲。
 
    而苏锐之前还认为对方有可能是山本组的间谍,这一下可是想的有点太多了。
 
    “我父亲年轻的时候在东洋留学,也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了我的母亲,然而我母亲的家族在东洋非常显赫,势力极大,他们自然不可能同意母亲和一个华夏的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在一起,各种百的眼睛骤然就眯了起来!
 
    宇都流的人吗?
 
    ps:第一更送上!大家看看手里还有没有保底月票,有就别浪费了呀,快投,明天过期啦。
 
 第1575章 谁比谁遗憾
 
    苏锐万万没想到,谷若柳居然说她的母亲叫做宇都洋美!
 
    可是,这个宇都洋美和宇都重文是什么关系?和宇都晴子又是什么关系?
 
    要知道,在宁海大学的校园里面,还有一个宇都巾夜呢!
 
    世界那么小,小的让人意想不到!似乎不经意的一抬头一低头,就能遇见熟人!不,这可是一大家子的亲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