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上一次谷若柳特地选择在樱花会所吃饭

万家彩票APP网址 2018-11-11 09:07 阅读()
  苏锐仔细听着谷若柳所说的话,这才算是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了解了一些。
 
    原来,宇都洋美是宇都重文的侄女儿,她的父亲叫做宇都归元,是宇都重文的弟弟,曾经也是宇都流的重要人物,只是后来销声匿迹,已经多年不再出现,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隐居了。
 
    所以,宇都洋美和宇都晴子是真真正正的堂姐妹,只是前者的年龄比后者要大上许多。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和宇都流在东洋有过一次合作,苏锐对于这个流派是没有任何好感的,毕竟由于宇都重文的一意孤行,才会让宇都晴子母女两个沦落到那种地步,一辈子都被毁了,这样的父亲就算再是所谓的德高望重,也是完全不值得同情的。
 
    还好,宇都重文后来反思了自己,想要做出一些弥补,只是那些伤害已经形成了,那些疤痕也刻在了宇都晴子的身上,不会再消失,这一切都是无法再弥补的了。
 
    尤其是宇都巾夜,竟然养成了那种反常的冰冷性格,这完全是后天的成长环境所造成的。
 
    然而,宇都流已经有了一个宇都晴子的悲剧事件了,没想到之前还出过宇都洋美的事情。
 
    看来,宇都流的女人们应该都有着不幸的婚姻遭遇。
 
    苏锐这种猜测可不是无的放矢,毕竟有着宇都重文和宇都归元这样的老顽固,对婚姻大事大包大揽,根本不顾女儿们的意愿,所以女儿们能够幸福才是奇了怪的事情了。
 
    谷若柳的父亲谷东风在和宇都洋美相恋之后,很快就让女方怀了孕,当然,那个时候的宇都流不可能让宇都洋美和一个华夏小子在一起,毕竟在他们看来,宇都洋美还有着更重要的任务。
 
    那就是——和山本组交好。
 
    在那个时代的东洋,高级势力之间的联姻还是司空见惯的。宇都洋美就算是对这种联姻的安排有不满,也不会公然抗议,毕竟她身边有着太多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宇都流的主事人当时早就已经把宇都洋美许给了山本组的一个重要高层,本来过两年就准备完婚的,然而却发生了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整个宇都流的耻辱。
 
    可是,爱情的力量真的是极为伟大的,谷东风在让自己的女人怀孕了之后,便带着她冲破了宇都流的阻挠,远渡重洋,一直逃到了华夏。
 
    然而,很多爱情在恋爱的时候都是美好的,一旦涉及到了家庭,就会有很多不顺心的地方。
 
    宇都洋美的家人是反对她找一个华夏老公的,然而谷东风的父母更是不希望看到儿子找个东洋女人当老婆。
 
    谷东风的父母都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对于东洋人有着不可消解的怨恨,当年谷东风一意孤行要去东洋留学的时候,谷家的父母就非常的不赞同,后来还是拗不过儿子的意愿,可是没想到,留学回来的儿子居然带着一个大着肚子的东洋女人!
 
    我们花钱是要让你去留学的,不是让你去泡妞的!况且,你特么的还泡了个东洋的妞!连华夏语都不会说!
 
    当时谷东风的父亲就被气的回到了房间里面,三天没有见儿子。在那个时候的未婚先孕,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有伤风化!
 
    后来儿媳妇的肚子越来越大,谷家的父母实在没招了,也只有给他们草草的举行了一个婚礼,婚后他们生了一个女儿,就是谷若柳。
 
    在接下来的那些年里面,宇都洋美在谷家的生活还算是比较顺利的,虽然公公婆婆开始并不喜欢她,不过后来由于宇都洋美比较懂事,彬彬有礼,干活也勤快,也就越发的赢得了谷家老两口的喜欢了。
 
    一家人齐心协力,谷家也越来越好,很快就成为了周围邻居羡慕的对象。
 
    然而,就当他们已经过上了好日子之后,东洋来人了。
 
    宇都流完全无法忍受女儿被华夏人拐走的耻辱,一直在华夏寻找,找了好几年,才终于找到。
 
    之前宇都归元就已经下了命令,哪怕找上一辈子,也必须要把宇都洋美给带回来!
 
    以当时谷家的力量,自然是无法抗衡宇都流的高手们的。
 
    而宇都洋美这一离开,就是二十几年。
 
    在父母的建议之下,谷东风不得不又娶了他青梅竹马的姑娘,这个姑娘也是等了他很多年的。
 
    这姑娘进门之后,便生下了谷婉儿,不过还好,谷若柳的后妈对她一直都算不错的。但是这么些年见不到自己的母亲,谷若柳的心里面肯定是非常想念的。
 
    那些想念一点一滴的在心中累积着,终于到了不得不爆发的关头了。
 
    谷若柳知道,她真的压制不住了,哪怕后妈对自己再好,也是远远比不上亲妈的,
 
    她早就想要去东洋找母亲,然而她早就被父亲深深的告诫过了,除非具备了强大的实力,否则绝对不能去东洋,因为母亲身后的势力实在是太庞大了,只要她去了,一定永远都无法再回到华夏的。
 
    况且,这么多年来,宇都洋美是生是死都没有人知道。她在被带回到了东洋之后,就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了音讯。
 
    每每谷东风在夜色之下感慨的时候,谷若柳都在一旁默默的流着眼泪,到了后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谷若柳便赶忙从家里搬出来了,一个人住的话,那一份想念似乎也不会如此的折磨人了。
 
    所以,白天的时候,谷若柳才会宁愿用自己的身体来做交易,让苏锐帮忙找自己的母亲。
 
    在她看来,和找到母亲相比,自己的身体一点都不重要。
 
    更何况,她对苏锐本身就不算反感,和对方上床并不是特别难以接受的事情,就算因此得罪了总裁林傲雪、以至于被必康集团封杀,谷若柳都在所不惜。
 
    这是二十多年来不断积蓄着的对母亲的渴望所致。
 
    就像她白天所说的那样——她真的是有不能不去的理由,她真的不愿意再等下去了——也不能等下去了。
 
    谷若柳一边说着一边在喝酒,苏锐也和她碰了两杯,一杯红酒很快就见了底。
 
    借酒浇愁愁更愁。
 
    谷若柳很快又开了一瓶红酒,给自己和苏锐倒满了,随后一饮而尽。
 
    “既然你谁想要去东洋见母亲的,直说就可以了,何必弄的那么复杂?”
 
    苏锐回想着白天谷若柳解开衬衫扣子的样子,不禁觉得有点狗血和好笑了。这件事情之中掺杂着许许多多的巧合,确实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站在你的立场,我理解你为什么那么急迫,但是站在我的立场,我希望你能够再多等一个月。”停顿了一下,苏锐说道:“至少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之后,你再去也不迟的。”
 
    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差这一个月了吧?
 
    “樱花会所是东洋人开的。”谷若柳答非所问。
 
    苏锐点了点头,怪不得上一次谷若柳特地选择在樱花会所吃饭,而且在吃饭的同时,她应该是秘密的和某个人见了个面。
 
    “然后呢?”
 
    “是他们告诉我的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悲伤之感。
 
    苏锐听了,不禁感同身受。
 
    确实是这样,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母亲,结果却发现,对方即将不久于人世,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感觉到很痛苦。
 
    谷若柳好歹这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可苏锐的遭遇比她还要不幸一些,他的母亲芮红云早就离开了人世,让苏锐想去孝顺她一下都做不到。
 
    表面上苏锐看起来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一直都是独立的,从不依靠任何人,但是谁又能够说明白,苏锐的心里面究竟对“母亲”二字有没有渴望?
 
    在别的小朋友都生活在父母的悉心关爱之中时,苏锐就要扛着比他矮不了多少的枪,在森林里面接受生存考验了,那个时候的他究竟有没有羡慕过别的同龄人?
 
    肯定有。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孝顺父母,一定要早,千万不要子欲养而亲不待,那真的是最大的遗憾。”
 
    谷若柳略带感伤的说道:“我已经很遗憾了。”
 
    “我比你还要遗憾。”苏锐说着,直接拿起了红酒瓶,对着瓶嘴,一饮而尽!
 

相关推荐